网站首页 > 军事 > 全国五彩城分分布_极光和追逐极光的人们

全国五彩城分分布_极光和追逐极光的人们

2020-01-11 18:58:49 来源:头寨网 作者:网站编辑 阅读:3349次

全国五彩城分分布_极光和追逐极光的人们

全国五彩城分分布,点击上方“中国国家地理”订阅微信!

若拉,传说中的极光女神,当她用五色光焰照亮天堂时,这世间所有的光芒都黯然失色——极光,是我们在地球上所能看到的最壮观华美的自然现象之一,从古到今,吸引着无数人去探寻它的秘密,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极光爱好者,也开始痴迷于追寻极光的踪迹。那么极光究竟是如何产生的?哪里是欣赏极光的最佳区域?我们在中国能看到极光吗?

选编于《中国国家地理》撰文/李斌

沉沉的夜空突然被点燃极光的华彩照亮了漫漫极夜

“壮丽的天空景象!你用光焰和五色充盈了漫漫极夜,你迷人的辉耀令大西洋的金色黄昏、令热带的华丽植物、令戈尔康达钻石的灿烂光泽全部黯然失色!”这是开创了现代极光科学研究的丹麦学者sophus tromholt于1885年写下的赞美极光的诗句。从人类第一次看到极光开始,这种奇幻壮丽的自然现象就吸引了无数人赞美膜拜,探索追求。摄影/贾昊

“神秘北极圈,阿拉斯加的山巅,谁的脸出现在海角天边……”耳机里传来张韶涵清越的嗓音,这首名叫《欧若拉》的歌曲,曾是我大学时期最喜爱的歌曲之一。最初听这首歌时,我其实并不明白“欧若拉”到底是什么意思,后来才明白它是英文单词aurora的音译,源于希腊神话中的极光女神(也是曙光女神),但我并未想到将来有一天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竟然会与这位女神联系在一起。

彼时,我正身处挪威斯瓦尔巴群岛,和挪威卑尔根大学的小伙伴们一起坐在通往山顶观测站的履带车上。透过加装了防护栏的车窗,我突然看到天空中隐约有绿色的光芒闪过,我摘下耳机指着窗外大喊道:“is that aurora(是极光吗)?”“yes!yes!”同行的小伙伴们也都兴奋起来。

鉴于极光在空间物理现象及科学研究等方面的重要性,极光研究已成为世界各国极地高空大气物理科学领域研究中相当重要的环节,极光的综合观测也成为各国极地科学考察活动的重要科考项目。1989年2月我国在南极建立了中山站,并在中山站设立了研究极光的专门仪器设备和专业研究人员。摄影/胡泽骏

尽管我在书本和照片上早已了解到了极光的形态和颜色;尽管同行的小伙伴们都来自挪威,之前或多或少都见到过极光,但在这个位于北纬78°几乎没有任何光污染的海岛观测站上,亲眼目睹银河映衬下的极光,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无比震撼的一件事。

上面回忆的是2011年我第一次看到极光时的情形,那种冲击与震撼实在无法形容,后来我常常用坐在第一排观看imax巨幕电影来比拟,但这种说法也只能描述我当时感官之万一。

2004年7月,我国于挪威的斯瓦尔巴群岛建立了北极科学考察站——黄河站,值得称道的是,黄河站拥有全球极地科考中规模最大的空间物理观测点。极光总是共轭发生的,即从位置上看总是在南北极同时对称发生,而我国中山站和黄河站均位于极隙区纬度,形成了国际上为数不多的共轭观测体系,可以开展独具特色的极光南北共轭观测。摄影/胡泽骏

最初,极光这种神奇的现象给人们带来的并非美的享受,而是好奇和恐惧:居住在北极圈内的爱斯基摩人认为极光是走向天国的通道,是亡者的幽灵用火把为后来者点亮的通道;生活在拉普兰(其地理位置包括挪威、瑞典、芬兰和俄罗斯在北极圈内的地区)的萨米人对极光则充满恐惧,认为极光会携带斧头飞越天空,杀死任何嘲笑它的人,因此在明亮极光下行驶的雪橇不允许使用钟铃,以免惊动极光而遭遇不幸;北美福克斯的印第安人则认为,向极光发出哨声,相当于用魔法召来鬼魂和神灵……

在16世纪的画作中人们想象极光是天空中的蜡烛从最开始出于对未知的恐惧中走出后,人类对极光这种神奇的现象就充满了好奇和探索的欲望。关于极光的成因人们展开了五花八门的想象:亡者在天堂点燃的火炬、火狐狸尾巴扫起的雪花在月下的反射、格陵兰冰原反射的光芒……凡所种种,不可胜数。图为1570年,在古波希米亚地区古登堡发生了一次极光,当时的人们把它想象为云层之上点燃的蜡烛,并用一幅木版画描绘了下来。

17世纪以波兰王后为模特绘制的极光女神画像

在波兰华沙的维拉诺宫,王后化妆间的天花板上,留存着一幅绘制于1681年的油画。这幅油画名为《欧若拉》,画家以波兰国王约翰三世的王后为模特,绘制了传说中的极光女神欧若拉。欧若拉最初是希腊神话中的曙光女神,神话流传至北欧,又演绎出了新的内涵和版本,欧若拉则被认为是极光女神。

19世纪中期人们对极光形象的描绘渐渐从想象转为现实

这幅绘制于1865年的油画,是被誉为美国19世纪后半期最伟大的风景画家——弗雷德里克·埃德温·丘奇的作品。他的画作以逼真而富浪漫主义情趣而闻名。这一作品是根据其朋友艾萨克·以萨列·海耶斯船长的笔记和素描绘制的,细心观察你会发现船长的船就出现在画的左下方。作为一位常年在外的旅行家,丘奇还凭借自己的极地知识,于1859年航行到了北美哈得孙湾与大西洋间的拉布拉多半岛海岸。

关于极光的口头传说还有许多,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但关于极光最早的文字记载却并非来自北欧,目前较为公认的是中国《汉书·天文志》中的记载:“孝惠二年(公元前193年),天开东北,广十余丈,长二十余丈”——记录者认为极光是天被分开后漏出的光。到了13世纪以后,人类关于极光有了一些系统和更近乎实际的看法,比如有人认为极光是格陵兰冰原反射的光芒。而17世纪欧洲的一些极光研究者则认为,极光是月光被高空中的水和冰反射后看到的光线,甚至到今天,有些人仍持有这样的观点。

关于极光的种种想象,也映射在了画纸上。极光的图像记录最早出现是在欧洲的一些画作当中,最初极光被描摹为飞翔的女神、云端之上的蜡烛抑或是火狐狸的尾巴……相对客观和科学的描绘直到19世纪才出现。

这也与真正利用现代科学手段对极光进行研究的时期基本吻合,在19世纪中期,人们开始意识到极光的出现与地磁场的变化有关系——1859年英格兰天文学家观测到一次强烈太阳黑子的事件,18小时后伦敦的kew观测台站测量到了剧烈的地磁变化,大约一天之后,大洋对岸的耶鲁大学教授elias loomis目睹了横跨美国的壮观的极光,并写道:“这是美国历史上(关于极光)最显著的记录。”就此将极光与太阳活动联系起来。

高能粒子沿磁力线进入大气层撞击大气中的原子和分子

地球磁场,就像我们小时候玩的直条磁铁,磁力线本来应当是闭合的,从南极(磁北极)发出最终回到北极(磁南极)。但是由于太阳风对磁力线的挤压,在南北纬65—75度附近的位置出现了敞开的磁力线,换句话说,这里的磁力线没有回到极区,而是被携带有磁场的太阳风所拖拽伸长,最终在地球背向太阳一侧形成几乎平行于黄道面的磁场。这个闭合与敞开磁力线的边界便是高能粒子流向地球的主要通道,这也导致我们观察到的极光的最强部分,一般分布在一个以磁极为中心的环形区里。

强烈吹拂的太阳风与保护地球的地磁场

太阳无时无刻不在向周围空间发射各种粒子,这些带电粒子流即为太阳风。当超音速的“太阳风”掠过地球时,好像要把地球磁场从地球上吹走似的——在对着太阳的一侧,地磁场被太阳风压缩,而背向太阳的一侧,地磁场被拖拽伸长,形成所谓的磁尾,大量粒子便储存在这里。太阳风与地磁场压力平衡的位置被称为磁层顶,我们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羽毛球的形状。这样的结构像一个防护罩保护着地球,使太阳风中的电子很难直接进入地磁场。

日冕物质抛射带来了冲击地球的等离子体是极光发生的直接原因

类似于为草坪洒水的旋转式喷头喷出的水流,由于太阳的自转,日冕物质抛射(图中以太阳为中心发出的带状部分)在离开太阳后的飞行轨迹是一条弧线。如果地球正好经过这条弧线与地球轨道的交点附近区域,地球磁场便会受到这股等离子体流的强烈冲击。而从“在地球上观测到的等离子体密度变化曲线”中我们可以看到,5月7日时等离子体密度发生了突变,即说明此次冲击发生在5月7日,极光发生的日期也是在5月7日。

现代科学认为,从现象上说,极光是一种可以在地球高纬度地区的高空中观察到的大气发光现象。1958年人类首次发射火箭进入极光,鉴别出高能电子流是极光的主要激发源。

那么这些高能电子流来自哪里呢?究其源头,它们一部分源自于离我们最近的恒星——太阳,太阳无时无刻不在向周围空间发射各种粒子,这些粒子构成了我们一般所说的太阳风;另一部分则是储存在地球磁场中的高能粒子。

这些带电的高能粒子与高层大气中的分子和原子相互撞击所产生的气体发光现象就是极光。由于地球大气主要由氮气和氧气构成,所以极光的色彩也主要来源于氮和氧。

观察人们拍摄到的各种极光照片,你会发现红色多见于极光顶部,即离地面较远一侧,而底部颜色更接近蓝绿色。这是因为大气层不同高度的气体组分是不尽相同的。

在距地表200公里以上的高空中,大气中粒子浓度比较低,相对而言氧原子的数目最多,带电粒子撞击到氧原子时,氧原子受激发会放出红色光,但这种颜色通常非常微弱,只有在太阳活动强烈的情况下才能被看见。在100—200公里的空中,氮分子的数目最多,其次为氧原子,基态的氮受到撞击时会发出紫光,电离状态的氮则会发出蓝光,但蓝光和紫光不容易被人眼感知;而在这个高度,氧原子的发光过程因为受到其他粒子撞击干扰,转而放出绿色光来,相当高浓度的氧原子再加上人眼对绿光最为敏感,所以绿色也就成了极光最常见的色彩。再往下走,氧原子的浓度在距离地面100公里的高度迅速降低,电离状态的氮取而代之成为发出可见光的主体。

但在实际观察中,肉眼最常见到的极光其实是灰白色的。因为人眼不像相机可以对各种光线进行选择性过滤和累积,各种色彩混合在一起,如果发光强度都不太大,看到的就是灰白一片,就像夜晚的云一般。

在欧洲的几年留学生活中,旅游是大多数同学的重头戏之一,由于我研究极光的缘故,周围人常常在做计划的时候向我咨询:“去哪里能看到极光啊?”“这个月份去合适吗?”“我的相机能不能拍到啊?”后来我又发现,现在越来越多的国人开始对极光感兴趣,在我经常光顾的一个中文旅游论坛中,北欧版日渐火热,许多人在那里晒自己拍摄的极光照片,然后更多的人表示有计划要去看极光。

分立式极光我们最常看见的强烈极光

地磁场由于受太阳风影响而发生扰动,磁尾发生磁亚爆过程,大量电子从地球背向太阳一侧沿地磁场线向地球运动,经过几十分钟到数小时的旅行,它们到达接近地球南北极上空的区域,在这里存在一个强达数千伏特的沿磁场线的电场。如同足球比赛的临门一脚,电子在这里得到极大加速,使能量从数百电子伏特上升到数千电子伏特。这些高能电子就像强力前锋射出的足球,以极高的速度冲向大气层,这一过程被称为“极光粒子加速”,此时我们在地面上看到的就是最常见的极光,即底边整齐微微弯曲的圆弧状极光——极光弧,或称为分立式极光。摄影/罗青青

弥散式极光虽然不够强烈但可以充溢整个天空

在磁层中存在着一个磁镜区,它的特点是可以约束电子,不让它们出去而是在磁镜点之间来回反射,就像光在镜面间来回反射一样。但有时外来的电磁波或地磁场的形变会使电子能够突破磁镜点,进而撞击大气,这些电子普遍能量很高,但是通量不大,所以造成弥散状的极光。此时极光不再像悬于天空中的彩色飘带,而是弥漫在整个天幕之中,洋洋洒洒,蔚为壮观。摄影/刘建军

与此同时我发现一个现象,多数人去看极光只是碰运气,很多人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却空手而归,在各种“经历贴”中往往可以看到从夜晚等到黎明,“冻成狗”,却最终一无所获的“悲惨”经历。而对于看到极光的人,大家则纷纷对他们的运气表示羡慕。

但你是否知道,想要看到极光并非只能靠运气、拼人品,极光其实是可以预测的,尤其短期(几小时)预报可靠性相当高。对预报的正确理解,至少可以减少一些在寒冷冬夜里的等待时间。

前面提到极光是由太阳风和地球磁场中的高能粒子与高层大气中的分子和原子相互撞击所产生的气体发光。但我们都知道,由于地球本身存在磁场,它形成的磁层就像一个保护罩,保护地球大气不被太阳风吹走。也就是说太阳风一般都是吹拂过地球,并不会直接穿透磁层,高能粒子也就无法进入大气层了。但这个“保护罩”并不是一个完美的闭合球形,在地球背向太阳的一侧,磁力线不能返回磁极,而是被太阳风拖拽着远远地向地外空间延伸,形成状如彗星尾部的“磁尾”。

漫天极光在“极光之城”的天幕上肆意撒欢儿

挪威的特罗姆瑟,有着“极光之城”的美誉,被认为是全球最好的极光观测点之一,但能否看到极光还和当地的天气有着密切的关系。2015年3月下旬,几天来的连续降雪让所有人几乎都不再对看到极光抱有希望。24日,大雪初停,摄影师一行赶到特罗姆瑟郊外,彼时天空中仍有浮云,但极光终于现身,犹如绸缎般不时地在天空中舞动,把整个天空染成一片明晃晃的绿色。又过了2个小时,月亮逐渐落下,云也散去了不少,极光更加肆意地占满了整个夜空,绿色、红色、蓝色、黄色、紫色……各种色彩杂糅在一起,把天空装点得光怪陆离。摄影/叶梓颐

科学家们发现地球上的强烈极光活动与一种叫做日冕物质抛射的过程关系十分紧密。所谓日冕物质抛射,顾名思义就是太阳日冕层的大量物质(主要包括电子、质子和一些重原子)被抛射到宇宙空间中。这部分粒子被抛射出的速度非常快,日地间卫星就曾经观察到超过1000公里/秒的电子流,这一速度是平静时太阳风的2倍。此时太阳风的磁场可能会与地球的磁场发生复杂的相互作用,方向相反的磁力线在某种情况下重新连接(其具体原因涉及当今空间物理学界最热门最神秘的话题之一——“磁重联”现象,关于它的本质还在探索过程中),此时太阳风中的高能粒子流或储存于磁尾中的电子便会沿着磁力线方向飞向地球,进入大气层,引发极光了。

现在,日冕物质抛射可以通过仪器很方便地进行观测,这一高能等离子体流被抛出后,在宇宙空间中经过大约几十小时的飞行便可到达地球轨道。基于此,科学家们就可以对极光的发生提前3—5天进行预报了。

而位于日地间引力平衡点的太阳监测卫星ace,更是像地球看门人一样,可以为我们实时监测太阳风所带磁场的方向、等离子体密度、速度等。经过长年的观测和计算发现,从ace卫星在日地间引力平衡点观测到南向磁场,到地球南北极高空观测到极光大致需要几十分钟到数小时的时间。基于此又可以对极光进行几小时的短期预报,准确度非常高。

甚至对极光还可以进行实时预报。极光发生时地磁会发生突变,因此我们可以利用一些科研机构在网上提供的北欧、北美和俄罗斯一些宜于观测极光地区的实时磁力计页面。我们只需要从中找到自己所在地的名字,关注该区域或附近地区的地磁场变化情况,当看到地磁场发生强烈变化时,便可喝完咖啡,拿起相机出门“邂逅女神”了!完全不用在寒夜中苦苦守候。

2015年3月15日世界标准时间02:13,科学家们观测到编号为2297的太阳黑子爆发,导致了一个局部的晕状日冕物质抛射,恰好这次抛射的方向大致指向地球。于是,科学家们预报,这次爆发将于晚些时候——2015年3月17日,对我们的星球产生影响。3月16日,扫过我们星球的高能质子能量级别逐渐上升,这是行星际冲击波将要影响我们星球的预兆。3月17日世界标准时间04:05,ace卫星探测到了比预测稍早到来的冲击,太阳风速度超过500公里/秒,磁场方向指向北。半小时之后,世界标准时间04:35,位于美国科罗拉多boulder观测站的地磁计记录到了地磁突变脉冲,这标志着行星际冲击波扫过我们的地球。最初的情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磁场方向很快便转至南向并持续了相当长时间,为我们带来了一次强烈的地磁风暴。这次风暴持续了超过24个小时,其中的大部分时间风暴强度都高于中等水平,导致了地球中高纬度地区许多地方,都观测到了壮观的极光现象。人们不仅在北欧、加拿大、美国北部这些传统极光观测区看到了极光,甚至在英国、法国、荷兰、新西兰、澳大利亚,观测者们都得以欣赏这些年来最好的一次极光爆发。

讲到这里,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在上面共享“极光盛宴”的名单中,并没有出现中国。3月17日这一天,连位于北纬51°30'的伦敦“欧若拉”都在那里展露了曼妙的身姿,而在比它纬度更高的中国漠河(北纬53°48'),苦苦等候的天文爱好者却依然一无所获,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是“极光女神”对中国有偏见?

其实有“偏见”的并非“极光女神”,准确地说是地球磁场存在“偏心”。前面提到高能粒子是沿着磁力线进入大气层的,所以极光发生受地球磁场分布的影响,大多出现在磁纬度较高的地方。我们观察到的极光的最强部分,一般也都分布在一个以磁极为中心的环形区里。在极光研究中,这一环形区域被称为极光卵。磁极与地理的南北极并不重合,以其为中心建立的磁纬度系统与地理纬度系统显然也不可能是同心圆,而是“偏心”的。你也可以把磁纬度系统想象成一个罩在地球上的网笼,因为圆心不重合,它的网格和地球的经纬度网格自然也不会重合。

2015年我国北方部分城市磁纬度

磁极点与地理极点并不重合,磁纬度和地理纬度也不相同

地球的磁场强度和方向是随时间而改变的,因此磁极点的位置和地理极点并不重合,而且也在随着时间变化不断漂移。图为1900年以来,北半球磁极点的大致位置以及科学家预测的未来磁极点方位。又因为磁极点在不断变动,所以地球上某一地点的磁纬度也是在不断变化的,图表为2015年我国北方部分城市的磁纬度。

在北半球,现在磁极点的位置在美国阿拉斯加地区以北,北纬86.3度,西经160.0度的北冰洋之上,所以就相同的地理纬度来说,加拿大和美国等地的磁纬度要比我国的磁纬度更高一些。如纽约和北京大致都在北纬40度,但从磁纬度上看,纽约为50度左右,北京只有30多度,两者相差在10度以上。所以在较强磁暴发生时,美国本土北部地区会有观测到极光的报告,然而磁纬度较低的中国,近代期间观测到极光的报告却非常少。近十几年来,我只听闻北京天文馆馆长朱进有过比较确实的观测到极光的经历。

至于为什么在中国古代却屡有极光发生的记录,这很可能和磁极点的另一个特性有关——磁极点不是固定的而是在不断漂移中。

2000年时,北半球磁极点在北纬81度,西经109.6度,大致位置是在加拿大伊丽莎白女王群岛以北;1990年时,磁极点的位置为北纬78.1度,西经103.7度,落在伊丽莎白女王群岛之上;1900年时,磁极点则在北纬70.5度,西经96.2度,是在加拿大的布西亚半岛上……我们可以看到一百多年来,磁极点的位置变动很大。而在此前的千百年间,在中国古代,很可能由于磁极点的漂移,中国存在着磁纬度比较高,比较容易看到极光的时期。

总之,对于现在的中国人来说,想要在中国本土等到极光降临难度确实太大,中国最北的地方漠河,它的磁纬度也只有40多度。真的想要追寻极光,还是需要远赴万里之外,去往磁纬度更高,更接近极光卵的地方才行。大致上说,北半球极光卵一般会出现在磁纬度为65—75度之间的地方,比如北欧的拉普兰地区、冰岛、格陵兰岛、美国阿拉斯加以及俄罗斯的北部地区。

在北极点附近需要向南才能看北极光

要看极光需要到高纬度地区,但并非纬度越高越好。因为极光多发生在以磁极点为圆心的一个近似环状区域内,所以在磁极点附近反而不容易看到极光。比如在挪威斯瓦尔巴群岛北部,由于这里过于靠北,已进入极光卵内部,一旦地磁活动有所增强,极光反倒会远离这里,所以在这里摄影师其实是向南才能拍到极光。摄影/陈海滢

然而,想看极光也并非越靠近磁极点越好。正如前文所说,极光分布在一个环形区域内,磁极附近反而看不到极光。比如我曾经到过的斯瓦尔巴群岛上的观测站,由于这里通常都已进入了极光卵内部,一旦地磁活动有所增强,极光反倒会远离这里,所以这里的工作人员常常说我们要向南才能看到北极光。

需要注意的是,极光卵的大小与位置并非一成不变,而是与磁暴强弱有直接关系,磁暴越强,极光卵的半径越大,位置也越偏向低磁纬度地方,同时环形区域的宽度可能会增加,这也意味着越多的低磁纬度地区有机会看到极光。这也是为什么今年3月17日的那场极光大爆发时,英国、爱尔兰、法国、比利时、荷兰等平时很难看到极光的国家反而能看到极光的原因。

极光发生的边界在哪里

极光其实可以想象成空中的电流,它的变化会引起周围磁场的变化,这种变化被地面磁力计记录到,就是我们看到的地磁突变。kp指数,是由分布于全球的13个地磁监测站记录到的地磁扰动量的平均值,它反映了某一时刻全球整体的地磁活动水平。通常来说,kp指数越强,对应的极光活动水平越高,越多低纬度地区可以看到极光。通过多年的观测和数字模型计算,我们可以绘出某一kp值时对应的极光卵低纬度一侧的边界,即图上的曲线。但要注意,极光一般分布于100公里以上的空中,所以不是必须到达正下方才能看到。理想条件下,天空中的视野是300公里半径,所以离极光300公里远,理论上还能看得到。

晴朗的夜晚,站在山巅或是开阔的平野中,让我们把期待的目光投向北方(针对北半球大部分地区)。突然间,你会发现地平线上透出了一抹若有若无的亮色,又好像有灰白的云从暗色的夜幕中涌起。这时请千万不要着急,一定要耐心守候,因为极光是有其发展过程的,开始时往往很弱,但随着磁暴的发展,它会渐渐变强。

璀璨的极光划破天际映照在冰原上

在3月17日那场极光盛宴中,一些中国极光爱好者也远赴北极圈,追踪到了“欧若拉”的踪迹。当看到可能有极光爆发的预测后,在冰岛冰河湖地区的摄影师就开始积极为拍摄极光努力了,他们查阅了当地的最新云图,一路西行,躲避阴雨。工夫不负有心人,在开出几十公里后,西方逐渐放晴,一条绿色光带突然飞舞在了当空。此后一整晚,天空中被五颜六色、形态各异的极光占据,射线状、飘带状、窗帘状等等各种形态的极光疯狂舞动变幻,绿色、红色、紫色……各种各样的颜色全部可以用肉眼直接看到。摄影/贾昊

淡色的光芒慢慢向头顶移动,光焰越来越强,色彩越来越华美。我的耳边仿佛有歌声在回响:“绿光在那里,触电般不可思议,像一个奇迹,划过我的生命里……”

是的。不论你读过多少描述极光神奇和壮美的诗句,不论你看过多少反映极光奇幻和绚丽的照片,只有当你亲身沐浴在极光之下时,才能真正体会到这是怎样不可思议的一个奇迹。

愿大家早日追寻到生命中的“女神”——那令无数人赞美和倾倒的“欧若拉”!

地理君

本文选编于《中国国家地理》2015年06月刊,撰文/李斌 摄影/贾昊 责任编辑/张璇 高新宇。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就请转发到朋友圈吧!

每天我们选出1~3条出彩的评论给予礼品奖励,筛选标准主要看被点赞的数量和观点是否精辟到位;每月末确认这一月的获奖得主,只要你的评论被回复“恭喜你中奖了!”,加地理君微信号即可领取。好玩刺激,但我们更希望能激发你对我们的兴趣和关注!

2018年世界杯彩票

相关新闻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 tehnu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头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