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科技 > 倪光南:科技公司一旦不以研发为中心,就如同失去了灵魂

倪光南:科技公司一旦不以研发为中心,就如同失去了灵魂

2019-11-03 20:35:01 来源:头寨网 作者:网站编辑 阅读:2463次

《经济观察报》记者钱于娟在园艺和养鱼中练习太极,并去公园晒太阳。这样悠闲舒适的生活是一个老人的日常生活。但是在计算机领域有这样一个老人,尽管他已经80岁了,他仍然不遗余力地走遍全国,为中国it核心技术的发展大声疾呼。

他是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之一。他曾两次获得联想汉卡和联想微电脑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并获得中国计算机联合会颁发的终身成就奖。

倪光南每天都很忙,尤其是进入九月之后。从上海到宁波,然后经由无锡到苏州,从世界情报会议到长三角工业互联网一体化论坛,再到第十二届信息安全脆弱性分析和风险评估会议...都有一个叫“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的老人的身影。

他不断为各地高科技产业的发展提出建议。同时,倪光南的工作是从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5g等高科技领域补充和学习新知识。倪光南认为,这些引领中国前进的新产业和新领域不能开启一个共同的话题——自主创新。

倪光南忙碌的工作和生活节奏已经持续了20多年。当《经济观察报》的记者要求进行面对面采访时,他感到尴尬。“最近,他不得不出国旅行,与企业开会或讨论,而他在北京的时间很少。”直到半夜他没有被打扰,他才在电话的另一端讲了这个故事。

倪光南出生于战火纷飞的抗日战争时期,年轻时就梦想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17岁时被南京理工大学录取,接触到无线电技术,1961年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以下简称计算所)。

"新中国成立初期,外国对大型计算机采取了禁运策略。"倪光南告诉记者,正是为了开发和制造我们自己的大型计算机,中国才建立了对计算技术的全面研究。

20世纪60年代,该研究所推出了中国设计的第一台电子管计算机119,倪光南就在这个研发团队中。也是从那时起,他走上了计算机技术领域的创新之路。

由于当时的计算机只能处理拉丁文文本信息,倪光南意识到这给中国计算机向民间普及带来了很大困难。“如果中国人想灵活地使用计算机处理信息,他们必须能够处理汉字,”所以他带领团队专注于汉字信息处理的研究和成果转化。

倪光南首先领导中国第一台汉字显示器的开发,然后带领研究团队于1979年在111台大型计算机上开发了一套基于图形处理原理的汉字系统——“汉字信息处理实验系统”,能够处理汉字并实现汉字的“联想”输入。

自主创新为倪光南赢得了更多“走出去”看世界的机会。1981年,当加拿大国家研究院副院长访问该计算时,他非常惊讶地看到倪光南的汉字处理系统显示出来。然后他邀请倪光南去加拿大参观学习。

"这是开阔我眼界的转折点。"倪光南说,在这两年里,他直观地看到了西方高科技企业的发展优势。“当我们在国内仍然使用8位微处理器芯片时,加拿大高科技企业都使用32位芯片。”

这并不是倪光南在海外访问期间看到的唯一不同。他在访问前的工资,加上津贴,是每月60或70美元,但他能够在国外获得数千加拿大元。"收入大幅增加,我估计官方汇率是原来的72倍。"

经过各种比较,倪光南甚至坚持在一些先进设备的技术支持下“回归中国,自主创新”的理念。他告诉记者,出国前,我国的汉字信息处理只能由实验系统完成,需要用大型计算机模拟。"像篮球场那么大的机器处理它是不切实际的."在国外看到更先进的应用软件技术后,倪光南决定制造一种更小、更实用的汉字信息处理微机。

创业经典

考虑到改革开放初期,在中国订购高科技软硬件设备花费了很长时间,而且很麻烦,在海外访问结束前,倪光南本人花了数千加元购买了几套关键硬件,并带回家与团队一起开发了一款汉字微型计算机样机。

倪光南渴望成为中国自己开发的汉字微型计算机。当时,在中国市场购买超大规模集成电路芯片并不容易。为此,他和他的团队花了几千加元购买了联想汉字微型计算机LX-80,这是第二个汉字处理产品。

回到中国后,倪光南发现“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口号已经传遍大江南北。同时,科技部进一步实施并提出了“面向国民经济的科技主战场”,并“号召大院内的大型企业转化科技成果”他认为,重视科技成果转化不仅符合当时国家的需要,也有利于自身技术队伍的发展,“产学研结合是推进工业化进程的必要阶段”。

尽管中关村当时远非繁华,“但已经出现了几家高科技公司”倪光南告诉记者,北京大学的创始人、清华大学的thunis和同方都是在当时的背景下成立的,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也成立了一家国有企业,名为“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新技术开发公司”(以下简称“计算公司”),是联想集团的前身。

“公司仅有35人,起始资本130万元,办公面积500平方米。”倪光南和他的团队以及联想汉卡的技术成就,以“总工程师”的身份加入了这家计算公司。

1985年5月,第一款适用于个人电脑的联想式中文卡成功开发、应用和推广。倪光南引以为豪的是,联想的自主研发推动了计算机在我国民用领域的普及,也推动了联想的白手起家。

倪光南说,“把科技知识转化为现实生产力,走“产、学、研相结合的科技、工业、贸易”之路,是当时中关村非常流行的口号。他认为产学研结合具有中国特色。科研人员“出海”用他们的成果创业,这更有利于实现成果转化和解决工业化等问题。

然而,联想在1996年提出“贸易、工业和技术”战略,优先发展销售贸易,然后再进行加工和生产,从而降低了技术研发的优先性。这超出了倪光南坚持“科技、工业、贸易”的理解。这就是众所周知的“刘妮争端”。

最后,倪光南别无选择,只能离开。面对记者,他在谈论这件事时仍然叹气。离开计算公司,回到计算学院研究员的位置后,倪光南仍然坚持一件事——自主创新。他认为,将自主知识产权转化为产品,实现工业产学研发展是中国未来高科技企业的出路。

幸福感

“我们不想被卡住。唯一的出路是通过自主创新突破发达国家的技术封锁。”倪光南说。

尽管倪光南退居二线,但他仍然觉得自己的使命依然存在,尤其是在各种技术方面。发达国家的技术水平与中国相差甚远。“在软件、操作系统、芯片等方面。,当时中国制造了短板。”倪光南回忆道。

倪光南非常清楚,当一个企业逐渐成为我国创新的主体时,其技术能力将相对薄弱,生产、教学和研究的结合将得到促进。“由大院内大型企业带动的科技成果转化,将有助于我国进入一个企业成为创新主体的过程。”他认为没有任何其他诡计的可能。

然而,倪光南被他以前在计算公司的经历所感动。知识产权的创造应该更有价值,例如,给予科研人员公平的比例,提高他们的发言权,进一步鼓励科研人员坚持科技创新,以及产学研结合。他认为联想的发展是从过去吸取的教训。应更加重视知识产权,对企业内的高科技人才给予更多的激励,以避免企业发展方向的偏离。

倪光南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计算机领域进行创新,他希望子孙后代能更好地理解机遇和挑战,坚持科技自主创新。去年,79岁的他开始录制在线公开课,分享他对核心互联网技术发展的理解和想法。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在信息技术领域最大的教训之一是现在我的最大目标,那就是尽我所能帮助那些高科技公司创新他们自己的知识产权。”从他自己“在中国创造”的实践到鼓励更多人坚持自主创新,通过技术突破实现强国的目标,倪光南觉得即使他很忙,他仍然充满了幸福。

在采访中,倪光南反复强调,作为计算机领域的一员,应该充分理解一句话:“关键核心技术必须通过自主创新来解决。它们不能被购买或赢得。”他落地生根,鼓励不断培养创新人才,努力实现高新技术的自主和控制。“我们不能依靠外国为你提供、出售或交换它们来防止人们陷入困境”。

过去几十年的经验表明,这也是中国高科技企业的一个教训。倪光南表示,华为的显著之处在于,当有人试图抓住它的脖子时,它不仅继续推进核心技术的研发,而且“备用轮胎计划做得很好”。此外,倪光南也同意其模式,“它给予科技人才更多的发言权和价值认可。”

倪光南告诉记者,“作为一家科技公司,一旦不注重研发,就像失去了灵魂。”他说,科研人员的作用不仅仅是将技术成果转化为有竞争力的科技产品,更重要的是,他们代表了一个国家的科技竞争力水平。

回顾自己的人生经历,倪光南说,最大的幸福是成为计算机领域创新的一员。尽管角色发生了变化,“我的使命从最初的研究人员到企业家成员,从一线科技创新者到支持企业创新的二线研究人员没有太大的不同。”

电话的另一端,倪光南表示,他大部分时间的自主创新过程的确很艰难,但他特别高兴亲眼目睹中国计算机it产业的发展。

本文已被认证为“原件”,作者《经济观察报》访问了元本io,向[4m9c4u9n]查询授权信息。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

相关新闻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 tehnu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头寨网